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青未了|一辆“永久”车的记忆

2022-10-10 10:20:33 38

摘要:原创|马连成 今天,我用文字的形式来回忆曾经家里那辆“永久”牌自行车,也可以理解成用某种“文学形式”对过去那个“两轮世界,自行车王国”的一种纪念吧。 总之,如今的世界早已飞速的进入“四轮世界”。 当我每次经过老街旧巷时,记忆就像重新翻开了那...

原创|马连成

今天,我用文字的形式来回忆曾经家里那辆“永久”牌自行车,也可以理解成用某种“文学形式”对过去那个“两轮世界,自行车王国”的一种纪念吧。

总之,如今的世界早已飞速的进入“四轮世界”。

当我每次经过老街旧巷时,记忆就像重新翻开了那本泛黄褪色的老城笔记,而被尘封里面的那些故事,可能已被人们渐渐的忘记。“历史”如同两位相互搀扶,结伴而来的老人,他们用颤抖的拐杖再次轻敲几下曾经走过的石板路,多少陈年往事仿佛已成老屋旧瓦上慢慢苍老的苔藓;耳畔多想再次听见深巷中传来的那些熟悉的吆喝声:“红枣江米大切糕来,,,磨剪子来嗨,镪菜刀来”,如今这些已随岁月变迁而悄然飘散。

有时,面对生活中的一些琐碎问题又怎么去思考,也许对于正在适应快节奏生活的我们,交通工具的发达,一辆自行车已不在是我们生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了。

随着自行车生产制造的专业工艺技术的不断改进和发展,促进了自行车产品不断推陈出新,质量性能不断提升。致使自行车的生产发生了很大变化,千篇一律的老样式被五光十色的新式样所刷新,山地车、变速车、高档赛车、电力自行车等遍地开花。自行车由单一的实用功能衍变出了娱乐功能,更衍变出了健身功能,自行车的设计渗透了审美、健康和环保的观念。

对比往昔,车子兼顾结实与耐用,观其外观以简朴大方。虽然,速度与激情并存的现今社会,买一辆自行车已没有什么经济负担了。但是,对于某些被利益所驱的人来说,卖出去的车子,如遇到故障问题时,以换代修为主要解决方式了。

回想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曾是全球最大的“自行车王国”,自行车是当时普及率最高的代步工具,奔涌的车流是城市中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每天清晨和落日时分,滚滚车流在中国的每个城市中浩浩荡荡的转动着,更像一条现代中国流动的长城。

在自行车的大国里,人们最喜欢的国产自行车中,当年天津出产的“飞鸽”自行车可以说是名列前茅的。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人民当家作主,天津自行车厂的大招牌挂了起来。为彻底改变中国自行车落后的面貌,天津自行车厂开展“造新中国坚固、耐用、美观、轻快的自行车”活动,于是,有二十多位工人自发组成了试制组,1950年7月,他们为新中国造出了新型自行车。

为了表达对世界和平的热爱和向往,为了比拟这种新车的结实、轻快、漂亮的特点,工人们亲切地把它称为“飞鸽”车。经报上级批准,这种车被正式命名为“飞鸽”牌,从此,新中国第一个全部国产化的名牌自行车诞生了。车一上市,热销异常,人们皆以骑“飞鸽”为荣,并有“飞鸽”上云霄,好运即来到的佳话。

在50年代,自行车还是较为稀少的工具。但到了60、70年代,自行车已经在人们的生活中占有重要的位置了,它与缝纫机、手表、并称为“三大件”,成为一个家庭富裕的象征。人们谈论“飞鸽”、“永久”,不啻于今天人们谈论“奥迪、奔驰”,骑国产自行车便成了老百姓的一种自豪。

改革开放后,由于国家的工业发展水平的不断提高,随着不断引进世界各国的新技术,新材料,新工艺等,中国制造的自行车更是源源不断的走出了国门,并领先于世界同行业水平。

据说,当年父亲刚刚参加工作不久,所在的工厂离家比较远!那时城市正在发展建设中,城市交通尚处于初级阶段,平时大马路上看不到几辆四轮车(全是单位公车),三轮车更别说了,自行车虽然已流行,能拥有者还属少数人。经常在大街见到拉货的马车,驴车,地排车等等,要是谁家有辆三轮车,那简直一条街的人都会知道,平时谁家运粮拉煤,甚至搬家时,便来借。大家都是街里街坊的也不好意思拒绝,“相互帮忙”在那个朴素的年代也是一种“美德”吧。

由于生活资源匮乏!在过去,一般城市居民都在使用物资供应证,每月基本上定时,定量按供应领取。所以对于自行车这种“紧俏商品”是必须凭“工业票”加上现金一起购买的。

第一条件“工业票”,需要所在单位(工厂)分期定量发放。第二条件,够车费按所选车牌,车型一次性足额交齐。

就这样,摆在父亲面前的两条条件,“工业票”已没问题了,可“购车费”是个问题!幸好,那时工厂里组织每月“摇会”,按人数轮流预支一年工资,也就是当月赶上谁等钱用,大家分别拿出5元,10元不等来集体凑钱。在那个都不富裕的年代,工友之间的这种“集资方式”,用老百姓的话讲:穷帮穷呗!

就这样,父亲如愿的凑齐了193元(凭工业票)购得一辆上海永久牌(十三型锰钢)28型自行车,在当年这笔钱能买两间房子。从此,人和车便形影不离了,每天下班回家后便是擦车,调修,上油等一系列维护。虽然,有时父亲已经很疲劳,但在一种爱车的喜悦和责任心的驱使下,对待这个每天驮着自己的“宝贝”应该好好照顾吧。

有时老爸推着,骑着,这辆让人瞧着眼馋的“宝贝”!便成了那条老街上的“新闻”。就像在多年后,当我们家的十二平米的小房子经过一番”脱胎换骨“的改建成一座二层小楼时,一夜间成了老街上的大“新闻”。

其原因是,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了祖国的大江南北,人们的生活水平在渐渐提高的同时,思想也被慢慢“解冻“了。

在那个初夏的夜晚,父亲把长梯子搭在新房的一侧,随后有几位老街坊一个接一个的扶着梯子登上了刚刚建完的一楼的房顶,从而体验一下居高临下欣赏夜景的感觉。我没有爬上去,只是从下面仰望着父亲的背影,似乎可以感受到他当时内心产生的“自豪与喜悦”吧。

我高兴的按了几声车铃,父亲闻声回头俯视瞬间,在那张饱经疲劳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微笑。

大黄,那只在建楼期间一直与父亲相依为伴的狗,这时独自趴在新建的大门前吐着红红的舌头,一双明亮的眼睛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当年,父亲响应“市场开放”的政策号召,第一个从工厂里走出来搞个体经营,用当时老百姓的俗称:”当个体户了“。开始经营时,在一没本钱,二没帮手的条件下(当时母亲还在职),我和妹妹尚小,等东借西借凑够了本钱,真是起早贪黑的父亲一个人忙活着。而那辆老永久自行车便成了父亲采购上货的主要交通工具。他在车后座上又加装上一个大箩筐后,每次去赶集多远的路程,总能满载而归。父亲有时会高兴的夸奖它几句:“可真不孬,能载上四百多斤呢,哈哈,可比得上一头毛驴了。”可见这辆28型老“永久”车,真是坚固又耐劳!

记得那时候城市里很少有摩托车,小汽车,电动车还没出现。有的路还是土路,自行车可以横冲直撞。每次骑行中途都要兴致冲冲的去买个雪糕吃,春夏季骑自行车去户外兜兜圈,是非常惬意的!

后来,父亲告诉我:“当年我就是用这辆自行车把你妈娶进门的。”

小时候学骑自行车时,是父亲教我的。骑得快不算什么本事,且骑得慢才厉害,所以为了练习骑慢车,我还专门在胡同里练习。骑得慢真的难些,要保持一种尽量慢的节奏往前一点点挪行,若注意力不集中便失去了平衡,路又那么窄,摔跤是经常有的。

这些是上小学时候的事情了,现在想起仍有余味!初中的时候我和妹妹共享一辆自行车,凤凰26型的。对当时的我来说,车座调到最低勉强够得着脚踏板,便鼓足“勇气”骑着上学去了。而去学校走路大约20分钟吧,骑车就更快了。

等到了上世纪的90年代末,我参加了工作,所在的工厂是当时已闻名全国的国营大企业,后来随着生产规模的不断扩大发展,最终成为国内同行业中的“龙头老大”。

虽然,在主营生产两轮摩托车的集团大厂里上班,但每天上下班还是骑着从父亲那里继承来的那辆老旧的28型永久牌自行车。

此时,我的青春梦想随那辆“永久”车的记忆,慢慢的改变着。

找记者、求报道、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点情报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